火币Huobi交易所** 火币app平台下载 ** 比特币BTC行情 比特币BTC行情 在币圈玩弄品牌的时代,我想念中本聪 – 区块链社区 – ChainNode 链节点

在币圈玩弄品牌的时代,我想念中本聪 – 区块链社区 – ChainNode 链节点

在币圈玩弄品牌的时代,我想念中本聪 – 区块链社区 – ChainNode 链节点

来源:杭链财经

“这个圈的所有人都太忙了,谁来为中本聪鼓掌?“

洗漱完,正躺在被窝里刷手机的我,看到了一条弹窗新闻。

“美国联邦法院表示,根据华盛顿法律,将比特币定义为‘货币’”。

最近忙着研究defi、filecoin、波卡、以太坊2.0、NFT,好像行情已经和大饼没什么关系了,看到这条新闻的时候,“你大爷还是你大爷”。

想到一个比一个喧嚣的机构(币),越来越浮夸的币圈。

说真的。

我有点想念中本聪。

第一步“我只是个点对点电子货币系统”

提前比特币,你们都先想起什么呢?

主流币?超主权货币?还是在行情暴涨暴跌时候弹出来让你欢喜让你忧的“BTC”

符号?

在我心里,我会直接想到中本聪,一个匿名、神秘、聪明的人,或者组织,而且是密码朋克那一挂的。

中本聪和比特币的故事,已经不算什么秘闻了,但人们总是容易忘记,中本聪,和他创造的奇迹。

一个没有CEO的公司,管理几十万员工;每个员工自私自利,争权夺利,公司运作十多年年风生水起;一份代码上线,运行十多年,没停过;遭到各国政府打压,无法禁止,覆盖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地区;没花过一分钱做营销预算,获取了2500万用户;没融过一分钱,估值1000亿美元;公司2009年上市,股价翻了几十万倍。

把当中随便一条拿出来,都是现代商业上的奇迹,没有任何一个公司能够做到。

商业上的奇迹,你我都已有深切地感知,截止杭链财经写稿时,比特币全球均价为9579.15美元,市值为1766.31亿美元,市值第二的以太坊均价为282.81美元,市值为315.36亿美元。

如你所见,单价和总市值,第二相差甚远。

我想,中本聪应该能想到现在的这个局面,和他的代码理念相符,一点没有违和感。

中本聪不是第一个做加密货币的。

20世纪八九十年代,大卫·乔姆(David Chaum)做了匿名E-Cash协议,以盲签名技术为基础。此协议提供具有高度隐私性的货币,但并没有流行起来,因为它们依赖于中心化的中介。

1998年,戴伟(Wei Dai)首次通过解决计算难题和去中心化共识提出B-Money来创造货币,但该提议并未给出实现去中心化共识的具体方法。

2005年,哈尔·芬尼(Hal Finney)引入了“可重复使用的工作量证明机制”的概念,该机制同时结合了B-Money的想法和亚当·拜克(Adam Back)提出的计算困难的哈希现金难题以创造加密货币。但是,这种概念再次迷失于理想化,依赖于可信任的计算作为后端。

即使有厉害的“前浪”那又如何?

比特币的“优秀”就在于:将一个简单的基于节点的去中心化共识协议与工作量证明机制结合。节点通过工作量证明机制获得参与到系统中的权利,每十分钟将交易打包到区块中,从而创建出不断增长的区块链。

简单来说,去中心化的技术,加上激励机制。

因为货币是一个先申请应用,交易的顺序至关重要。去中心化货币,底层承载设施必须是去中心化。

比特币在技术上,不是第一个研究去中心化技术的,但是在2020年的今天,DeFi成为加密货币市场的宠儿,各种DeFi代币暴涨盛宴,归根到底,不过是因为DeFi的产品功能只有一个理念“我的钱我说了算”。

和“一种点对点的电子货币系统”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第二步强者孤独

如果比特币只有去中心化的技术,我们不妨假设下,它可能就是个少数极客的玩具,但是它没有。

它加上了激励机制,它不是一个单纯的技术产品,所以后来的人在发现有奖励可拿,把目光放在了挖矿收益上。

比特币只有2100万枚,而且有一部分已经丢失,不会增发,极具稀缺性。而市值第二的以太坊为111,861,041枚。

2009年1月,比特币发布开源客户端,任何人都可以采矿比特币。同月,第一笔比特币交易诞生。

2009年1月12日,中本聪发送给哈尔芬尼 10 比特币作为测试事务。

从2009年到现在,11年的时间,创始人中本聪不知所踪,比特币自身没有任何变化。都是外界对它作出的改变。

比如挖矿,衍生出来的,像比特大陆、嘉楠耘智、亿邦国际等矿机制造商,以及规模大小不一的矿池。

比如其他新进来或者分叉的加密货币,ETH、BSV、BCH等。

比如杭链财经,区块链综合类媒体。

比如币安、火币、OKex等交易所,提供交易,以及加密货币衍生品的交易业务线。

比如加密货币行情网站CoinMarketCap、非小号等。

……。

虽然后来有很多很多币,但大多数都是现实感很弱、生活在一个概念里,比特币习惯于用结果表达结果。

改名就是“品牌升级”,换个马甲就是明星项目,如果中本聪看到的话,大概就是“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”。

人人都想当创造者,人人都想要创新。中本聪和比特币的艺术,强者孤独。

人人都担心着演出被打断,人人都担心着冷场的出现,人人都盼望着演出被打断,人人都想象着散场的混乱,人人都设想着下一场演出,人人都成了编剧演员和监督,人人都化了妆上了场走进灯光,人人面面相觑。

这个圈的所有人都太忙了,谁来为中本聪鼓掌?

Related Post